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青春的暗流

  • 發布單位:衛生局
  • 資料提供單位:衛生局

青春的暗流

 小風16歲身材瘦高、皮膚黝黑,頭髮略長蓋住了大部份的眼睛。小風與媽媽一同進治療室後,小風將椅子拉到牆邊坐,背對著我和媽媽。我看著小風詢問他:「你想要單獨跟我談,還是要媽媽在這裡一起談?」小風沉默不語。小風的媽媽帶著焦急與不知所措的神情說:「小風上個月辦休學,他在學校常與同學衝突,他與同學在走廊上差點打起來,他說是對方故意推他,而他的功課也不及格,老師建議他找心理師談談並休息一陣子。另外,我也受不了他對我的態度,他整天待在家裡,我叫他幫忙打掃家裡,或是不念書就去找工作,他就開始頂嘴,甚至摔門。」說到這部份時,小風冷冷地看了媽媽一眼,並說:「你不要亂說話!」我問小風:「如果你覺得媽媽亂說,那你來說給我聽聽看。」我請媽媽先出去等,讓小風有安全的環境可表達。小風很生氣的說:「是他先推我,我才推回去。」我再詢問小風:「你認識他嗎?他是如何推你讓你這麼生氣?」小風說:「我不認識他,但他的肩膀撞到我,然後又瞪了我一樣,什麼也沒說就走了,所以我很生氣。我媽總是嘮嘮叨叨,東念西念的,念的我煩死了!」

 許多父母在與青春期的孩子互動時,常感無耐,不知如何是好,因為他們像個不定時炸彈,常常莫名奇妙的炸開,完全變了一個樣,例如,忤逆難管教,或是動不動就發脾氣!要不然就是悶不吭聲,怎麼叫也叫不動,一個人關在屋裡;再不,就是意見多,又不肯好好讀書。進入青少年期的孩子究竟是怎麼了?

 從兒童期踏入成年期的必經之路即為「青春期」,這條青春之路男生大約是在13歲到22歲,女生大約是在12歲到21歲之間,要走過這將近10年「轉大人」的狂飆期其實相當不容易,因為他們要面臨許多挑戰及發展危機,包括生理、心理與社會及文化上的挑戰。生理方面身體與性的成熟,而青少年此時會開始注重自己身體意象(body image),即在意他人對自己身材、臉蛋的評價,所以會開始特別打扮、節食、鍛練身材等;心理方面包含價值觀、道德發展的建立、情緒與認知的轉變。一般青少年在此期間的情緒表達較為直接,原因來自成人和青少年在解讀情緒時,使用大腦中不同的部分,成人仰賴腦前額葉皮質來解讀情緒,但是青少年卻是用杏仁核,也就是恐懼與憤怒的中心來詮釋別人的情緒,也因此經常誤解別人的情緒,變成青春期特有的「情緒風暴期(the period of storm)」。另外,他們處在兒童與成年階段的過渡期,社會地位不甚穩定,心理需求則易受挫折,缺乏安全感,過於理想化,順利即樂觀、高興,不順利就悲觀、消極,或容易放棄;舊有的行為模式不敷因應,新的價值觀又尚未建立,缺乏可資遵循的價值觀,形成情緒緊張而不穩定,這些都是造成青少年情緒變化強烈的原因。在價值與道德觀上,青少年的思考過程,常受制於對自身或環境的誤解,而憑恃有限資料消極思考的結果,容易產生自我中心觀點或二元化不合邏輯的推論,來解釋個人、家庭或學校等外界現象的事物,甚至會扭曲或誇大現實的可能性,以致產生許多不良適應行為。就像小風一樣,當別人碰到他或看他一樣,他解讀成別人「故意推他、瞪他」等誇大、扭曲想法;亦或者,媽媽在跟他說話時,他解讀成「嘮叨、煩等」等不合邏輯的推論。

 從上述對青少年在其生理、情緒、認知等身心發展的了解看來,青春期隱含了許多各式各樣成長危機,如:人際衝突、親子衝突、家庭關係、生涯抉擇等。在治療的過程中,我不斷告訴小風「情緒沒有對錯,但是行為是有對錯。你可以生氣,但是你必須學會表達正確的生氣方式,如果你打人、罵人就是不對,沒有一個人喜歡被這樣對待的。」小風聽完點點頭後,我再繼續解釋青春期大腦的發展,讓他知道自己會有那些情緒,我講完後小風的有鬆一口氣的感覺,頭一次露出淡淡的微笑。此後我不斷與小風討論如何控制怒氣,例如:「當你感覺自己快要生氣時,就想像一個很大的停止標誌,然後深吸一口氣,對自己的大腦說,『冷靜點』,一直重複這程度,直到自己覺得恢復控制為止。停止、深呼吸,然後冷靜暫時離開當下的環境。」

 身為家長、老師在陪伴青少年走過狂飆的青春暗流時,需以身作則示範正確地生氣表達,不要陷入彼此對罵的競賽中。另外,傾聽及了解他們的心理需求,並與之討論,建立符合當下社會文化的價值體系、道德觀與品格,讓青少年有自我控制感,而非將我們的價值、道德觀強行灌輸,這樣易產生衝突。第三、採用「我訊息」來溝通,例如:用「我」而非「你」來做一句話的開頭,即「我在跟你說話時,你轉頭就摔門,讓我感到很難過」。我們應提供適當的支持與教養的系統,幫助青少年做好身心調適,協助青少年瞭解自己、接受自我,進而對自我負責,才能有助於為自己的行為作出正確的決定。

作者: 黃欣妏心理師